彥翔將怡瑩送的書排放在櫥櫃裡,他昨天熬夜讀完”我們不結婚好嗎?”,接著,他又拿出怡瑩的週記繼續閱讀,這篇的字工整中帶潦草,怡瑩的字一向是清秀的,他趕緊閱讀其內容。
----
2004年10月6日 星期三 天氣晴
Dear週記:
     煩惱簡直要塞暴我的頭殼了!快煩死了!厚--一下要煩惱功課,一下要煩惱他有無女友,我真的想成為他的女友!拓介(翔友)說他喜歡我,但我不太信任男生的話,因為有些男生很……唉,明戀是痛苦的,暗戀是悲傷的。
              瑩93.10.6
----

  『是的,明戀是痛苦的,暗戀是悲傷的』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陳小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